启智网 — 中国专业的个人博客平台

十月的雪为谁落

作者:沙滩里的鱼 2017-03-30 13:36 浏览:710 收藏此文

为了迎接雪花,整个天地都是混沌的,纷纷扰扰的雪花降落的时候,伴随着摸不清方向的风,好像一片黑茫茫的雪花群魔乱舞一般在天地间放肆的耀武扬威,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浪漫与唯美,我们在温暖的汽车里,像是找不到方向一般的在大兴安岭中不停的行驶着,两旁的森林因为前一天风的袭击,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魅力,白桦树只剩下笔直的主干直插云霄,光秃秃的,剩下灰色与白色相间的小枝杈,还好有我叫不上名字的松树,带着秋季特有的黄色,比金黄更低调的黄色,带着一种别样的浪漫,在这迷乱的雪天里给自己一种走在画里的错觉,一种秋季与冬季相撞的既视感,而后在一片黄色中有了越来越多的绿色,那是四季常青的大兴安岭美人松的另一种色彩,在灰白的天地里给人一种鲜少的生命的痕迹。


十月的雪为谁落?


我不得不承认,我在一个尴尬的季节里邂逅了不一样的大兴安岭,没有林草葱茂、溪流密布,也不是雪岭冰峰的神秘冬韵,《额尔古纳河右岸》给我留下的对于那片林海的想象与期待在现实中没有得到满足,我只能归罪于这个季节的错误,最主要的还是那场残酷的大火。


但是,那不仅仅是一场旅行,所以去哪里不那么重要,在哪一站停留也不那么重要,直到雪越下越大,我们走入雪中一不小心就白了头,连神龙滩和龙江第一湾也要被这白色掩埋,静悄悄的为我们隐身退居为背景,他伸出有着厚厚茧的双手握着我,却足够的温暖。


十月的雪为谁落?


待午后归途,那些用来蒙蔽眼睛的纷纷雪花早已派来大帮帮手将来时的痕迹掩盖,我握着自己红肿的双手,内心却忍不住的想隔着玻璃剥夺那纷乱的雪花的自由,然而当然没有,我只是乖乖的坐在车中,不一会带着微弱光线的太阳便出来了,在雪花还没散场的时候便来刷存在感,你未唱罢我就登场,对于这个行走在雪中的车辆来说,倒像是一个难得的指明灯,给迷乱里的人一种希望。这是一条穿插在大兴安岭林海里孤独的道路,一条在画里没有尽头的道路,可以郁郁葱葱充满孤独的生命力,也可以在冰峰中彰显冰冷的唯美,只是长久走着会给人一种或多或少的孤独感吧,那他在那么多次经过这条路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会被这样一幅画诱惑,为走在画里欣喜,还是像一个老司机该有的专业只为安全抵达而全然不顾景色如何呢?他告诉我,他的车曾在一个夜晚在这条路上出了一些问题,自己跑出去找人的时候,听见了狼的叫声,还不是一只狼,我的心像是突然被什么抓住了一般,如果可以我也能陪伴左右可否?我知道当然不行。


十月的雪为谁落?

二零一六年十月三日,这是我二十多年的生命里第一个飘雪的国庆,我们从漠河县城出发,一直往北,直到中国地理位置最北的北红村,一个坐落在北纬53度的原始村庄,但是却有一个非常美丽惹眼的教堂,一个特色十足的街道,一个给人真正安静的地方。在那里的哨所我用望远镜看到了黑龙江对岸的***小村庄,守着哨所的战士说如果天气好的话,可以看到行走着的***姑娘小伙子,看着他那冻红的脸,夹杂着崇敬感激的心疼,竟叫人不知该如何面对。而后回去的时候绕道而行去了我心心念念的北极村,有着浓厚的雕琢痕迹,欧式风格的小别墅、更高的哨所,只是已临近夜晚,只能大概的看一遍就走了,一种不够尽兴的不舍,他说我和那里的缘分还没有尽,也许还有机会再来,我才甘心的离开。


十月的雪花为谁落?当厚到可以承载汽车的黑龙江上面的冰块被炸裂如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珠宝玉器,那是别样的春天的开始,即便等不到这样的春季,这早来的冬季也是别样的魅惑吧,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守卫大兴安岭哪怕只有一个春夏秋冬。


2016年国庆节期间去了漠河探亲(未婚夫是漠河那边的军人),一共七天假加上请的两天假,来回路上就花了三四天,不过还是很开心,文章是国庆长假结束以后回来写的。

本文为作者原创博客,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http://www.7qizhi.com/blog-1226.html
评论列表 (0)

暂无评论,来抢个沙发吧!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10秒注册

启智网

记住密码

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微信-个人博客平台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