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智网 — 中国专业的个人博客平台

驮着壳爬行的蜗牛

作者:沙滩里的鱼 2015-10-22 23:36 浏览:952 收藏此文

    关于小时候的记忆,我记得的并不多,但是其中有一些虽然模糊,总也无法忘记,甚至竟影响到我现在的婚恋观。

    小时候,妈妈经常带着或是愤怒或是委屈的泪水,冲出后门要回娘家。记得有一次,姐姐跟着后面求妈妈不要走,我只是呆呆的站在旁边,没有哭也没有求她,一副听天由命的状态看着,妈妈抓着我姐的辫子就往后扯,然后撒气般的说:“要不是你们这些累赘,我早就走了”,然后甩手而去。

再后来,她生气而走,或者带走我弟弟,留下我跟姐姐的事情就时有发生,走的场景我大多不知道或者不记得,但妈妈那句“要不是你们这些累赘,我早就走了”她还会经常说起,面对这句话,幼小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害怕与恐惧,也不是害怕失去妈妈,是一种夹杂着怕成为妈妈嫌弃和憎恨的对象的害怕,还有一种或多或少包含着抱歉和无辜的委屈,我虽然不知道有我们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可是我知道就是因为我们,妈妈才那么不开心。

那个时候在我的心里,妈妈的心肠就像她那如刀子的嘴一样坚硬,当然我也知道她的爱,只是好像没有那么纯粹,或是夹杂了其他的东西。爸爸呢,永远是一副冷冷的表情,而且带有一种随时会爆发的火气,只要妈妈不在,他还会或多或少的在我们身上表现出些许柔情,那种沉默让你并不觉得父爱像大山般沉默与深重,只是觉得我们好像是他的仇敌,或者仇敌都算不上,只是让他打心底嫌弃和厌恶的对象,所以直到我很大的时候,都在想,我们是不是他们糟糕的婚姻里的牺牲品。

    随着年龄渐长,家里众姐妹都已有家庭,自己也有了爱情,渐渐理解了在婚姻中的妈妈。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妈妈算是下嫁了,不单是经济上,妈妈家里好些,更主要的是一些观念上,妈妈从一个观念较为先进开放的地方嫁到一个封建保守的地方,我想,爸爸除了长得帅,性格“酷”,应该并没有什么优势。再加上慢慢懂得爸爸的情史,那个时候的爸爸心里有人,又因为家穷和各种家族矛盾没能和那个阿姨在一起,退而求其次或者说是认命般的选择了妈妈,所以,对于我们,他也总是带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吧,我也就从原先的害怕他,到如今的理解他,甚至有些许心疼。

    不过,最好的感情一定是在长年累月的相处中慢慢积淀生成,如今的爸爸对妈妈细心至极,虽然仍改不了那偶尔不耐烦的暴脾气,可是对于妈妈的在乎,我们这些小辈都看在眼里。慢慢竟懂得婚姻与爱情的不同。我想,无论年轻时的爸爸多爱那个女孩子,现在在爸爸心中,妈妈一定是无法取代的,就像在孙少安心里,秀莲才是陪伴他一生的人谁也取代不了,润叶只是他年少时美丽的梦。

当然,妈妈还是会告诉我,孩子是妈妈的枷锁,这多多少少的影响了我的家庭观,直到现在,我也觉得孩子只是个枷锁、累赘。在这个婚嫁的年纪,面对着一个爱自己的男孩子,我竟常常处于一种可怕的矛盾中,还有一种对于未来的恐惧与对如今的感情深深的愧疚与不舍,心灵上竟常常将自己逼到绝处。

    “蜗牛的身体和我们的感情是一样的,绵软又怯弱。它需要一个厚厚的壳,常常要没头没脑的钻进去,去求安去取暖。这厚厚的壳便是由父母子女、油瓶盐罐所组成的那个沉重而复杂的家,结果呢?它求安取暖的时间很短,而拖着这后壳、咬牙蠕动的时间居多。”时代虽在进步,可我的心里,关于家庭的概念,便永远像蜗牛背上的贝壳一般沉重,让人害怕,我很少能感受到家庭对于一个人的好处与温暖,不知道是做一个驮着重重的壳爬行的蜗牛幸福还是做一个无依无靠随处漂泊的人才更快乐。

本文为作者原创博客,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http://www.7qizhi.com/blog-603.html
评论列表 (1)
wangyu [1楼] wangyu 2015-10-23 09:37:48
生来彷徨

用户登录
还没有账号10秒注册

启智网

记住密码

用第三方帐号直接登录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微信-个人博客平台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精彩博客